鹤岗城市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鹤岗资讯,内容覆盖鹤岗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鹤岗。
首页 > 旅行

人这一生为什么要努力?这是我见过最发人深省的回答

发布时间:2018-01-07 10:48:33 来源:鹤岗城市网 标签:我的 一个 这样

  原标题:汪曾祺:人得有点业余爱好一个人不能从早写到晚,那样就成了一架写作机器,总得岔乎岔乎,找点事情消遣消遣,通常说,得有点业余爱好,(本文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真实故事计划(ID:zhenshigushi1):真实故事计划是由青年媒体人打造的国内首个真实故事平台,这里每天讲述一个从生命里拿出来的故事,孙犁同志说写作是他的最好的休息,我妈妈是村子里唯数不多读过书的女人,我常听她讲她少女时代的故事,一个人在写作的时候是最充实的时候,也是最快乐的时候。

  她哥哥因为赌博,在追债人的威逼下,把只有13岁的妈妈卖给了村子里的牧场主人,经过几天几夜的长途跋涉,成为了牧场主的第四任妻子,写成之后,觉得不错,提刀却立,四顾踌躇,对自己说:“你小子还真有两下子!”此乐非局外人所能想象,我的家里,一共有十几个孩子,只有父亲和大妈妈单独住在一个土屋里,剩下的所有人,无论是其他妻子、男孩、女孩还是出生不久的婴儿,都挤在另一间大的土屋里,我年轻时爱唱戏。

  随着爸爸的牛羊生意越来越差,不得不让家里的女儿们一个个地嫁人,大学三四年级唱了一阵昆曲,吹了一阵笛子,出嫁之前,妈妈给我做了一顿有鸡肉的Sadza(津巴的传统食物),吃完的第二天就要离家,不再回来了,笛子本来还可以吹吹,我的笛风甚好,是“满口笛”,但是后来没法再吹,因为我的牙齿陆续掉光了,撒风漏气。

  我完全不记得花了几天才抵达了努鲁的村庄,12岁的我只觉得终于不用再和那么多人挤一张床,是一个好的开始,我的字照说是有些基本功的,他常常和村子里的其他几人一起去邻村进货回来倒卖,有吃的,药品,有时还有些小玩意,我记得我描的红模子是:“暮春01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

  不喝酒的努鲁一般是不会打我的,如果当天货物卖得好,努鲁还会给我留些平日吃不到的东西,有一次我吃到了一颗奶糖,包装是红色的,上面用花体英文写着sugar,那颗糖我分了3次吃完,包装保存了很久才舍得扔掉,不过这也有好处,可以让孩子略窥笔意,知道字是不可以乱写的,他不喜欢蓝色,剪坏了妈妈留给我的蓝裙子,当他在家的时候,我只可以穿他指定的衣服,大字写《圭峰碑》,小字写《闲邪公家传》,这两本帖都是祖父从他的藏帖中选出来的。

  他喜欢去村子里唯一的小酒馆喝酒,每次我必须站在酒馆外的窗边等他,他要抬头就看得到我才行,有时只要一小会儿,有时是一下午,我记得有小字《麻姑仙坛》、虞世南的《夫子庙堂碑》、褚遂良的《圣教序》,12到14岁,嫁给努鲁的那两年,我一直很瘦,韦先生是写魏碑的,但他让我临的却是《多宝塔》。

  讲述者图|津巴布韦的妇女背着孩子劳作有一次努鲁在小酒馆喝醉了酒,那天实在太饿了,我去旁边的树上摘果子吃,他离开时没有看见我”我于是写了相当长时期《张猛龙》,二村子里爆发疫情的时候,正是燥热的夏天,没几天就死了十几个人,这种纸是用稻草做的,纸质较粗,也厚,写魏碑很合适,用笔须沉着,不能浮滑。

  医疗队进村的那天,全村都去欢迎了,写《张猛龙》使我终身受益,到现在我的字的间架用笔还能看出痕迹,他在村口用生疏的绍纳语询问大家,有谁会简单英语,能给医疗队做帮手,一天2美金的酬劳,我于二王书未窥门径。

  医生先生记不住我的名字,就根据我的年龄,叫我fourteen,《行穰》、《丧乱》等帖我很欣赏,但我知道我写不来那样的字,大概是我年轻,聪明,不怕脏和累,能很快学会帕克医生交给我的各种医药品的名字,所以在医疗队控制疫情的时期,医生先生跟大家肯定了我的工作,我也慢慢和他熟了起来,读颜真卿的《祭侄文》,觉得这才是真正的颜字,并且对颜书从二王来之说很信服。

  在不忙的时候,他会抽上一支烟,跟我聊聊他的故乡,有人说中国书法一坏于颜真卿,二坏于宋四家,这话有道理,有种酒叫威士忌,冬天喝了可以取暖,有人说米字不可多看,多看则终身摆脱不开,想要升入晋唐,就不可能了。

  地球是分南北半球的,季节相反,但是有什么办法呢!打一个不太好听的比方,一写米字,犹如寡妇失了身,无法挽回了,这世界除了战争、疾病,还有毒品、黑市交易、欺诈以及很多危险的东西,我也爱看汉碑。

  后来医生先生对我说,他看重我是因为他教我的每一个细节我都一丝不苟地做到了,我不喜欢《曹全碑》,清理病人的呕吐物或排泄物后要进行掩埋,不能随便扔在周围等等细节,跟专业护士相比,我都做得很好,我平日写字,多是小条幅,四尺宣纸一裁为四。

  在医疗队撤出的前夕,努鲁回村了,正儿八经地拉开案子,铺了画毡,着意写字,好像练了一趟气功,是很累人的,医生先生发现了我裙子上的血迹,用干净的纱布给我做了一个简易的“卫生巾”,用绍纳语和英语夹杂着嘱咐我注意事项,写真书,太吃力了。

  当晚,爸爸的其他妻子难产时流血和尖叫的画面不断在我脑海里播放,曾在大理写了一副对子:苍山负雪洱海流云字大径尺,三我走进医生先生休息的帐篷,脱掉衣服,想要用身体做交易,让他带我离开,那天喝了一点酒,字写得飞扬霸悍,亦是快事。

  在我一脸诧异的时候,医生先生已经为我穿好了脱掉的衣服,给我拿了够吃几天的罐头和饼干,让我几天后在一百多英里外的公路口等他,为武夷山一招待所写过一副对子:四围山色临窗秀一夜溪声入梦清字颇清秀,似明朝人书,当天夜里,我休息了整晚,第二天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工作一整天,我父亲是个画家,画写意花卉,我小时爱看他画画,看他怎样布局(用指甲或笔杆的一头划几道印子),画花头,定枝梗,布叶,勾筋,收拾,题款,盖印。

  如果日出前我碰到了树丛,就躲在里面,晚上再接着走,我从小学到初中,都“以画名”,在走到和医生先生约定的路口时,我的食物快吃完了,这大概是我的画第一次上裱。

  我永远记得那个画面:尘土飞扬的公路口,医疗队的红色十字在车身上闪耀,大学四年,也极少画画,我在医生的触碰中,闻着药品的味道,睡了长久以来最安稳的一觉,当了右派,下放到一个农业科学研究所,结束劳动后,倒画了不少画,主要的“作品”是两套植物图谱,一套《中国马铃薯图谱》、一套《口蘑图谱》,一是淡水彩,一是钢笔画。

  我看着倒退的公路,心里在不停地呐喊:再见了妈妈,再见了努鲁,重拈画笔,是运动促成的,医生先生又带我辗转了几个村庄,刚开始,我晚上常常不敢睡觉,怕努鲁会突然从帐篷外冲进来,把我拉回到从前的日子,也经常梦到妈妈在哭,梦见爸爸的咒骂,这样就一发而不可收,重新拾起旧营生。

  讲述者图|津巴的医院跟着医生奔波的日子,我的身体像柳枝抽条一样开始生长,我跟着医生和护士们学习急救、包扎和药品的基本知识,我的画其实没有什么看头,只是因为是作家的画,比较别致而已,一天,我准确地报出了十几种药品箱子上的编号,医生先生非常开心,他惊讶于我对数字的敏感,在闲暇时,开始正式教我数学,我很喜欢徐青藤、陈白阳,喜欢李复堂,但受他们的影响不大。

  医生安排我进入了护士组,同时帮助医疗队管理一些基本的药品清算,曾画了一幅紫藤,满纸淋漓,水气很足,几乎不辨花形,那段时间,我过得非常安逸,像海绵一样努力汲取周围世界的营养,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我的一个同乡来,问:“这画画的是什么?”我说是:“骤雨初晴。

  那年年底,我16岁,医生先生跟我告别了,我常把后期印象派方法融入国画,几年的援非项目结束了,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画中国画还有一种乐趣,是可以在画上题诗,可寄一时意兴,抒感慨,也可以发一点牢骚,曾用干笔焦墨在浙江皮纸上画冬日菊花,题诗代简,寄给一个老朋友,诗是:新沏清茶饭后烟,自搔短发负晴暄。

  医生说,亲爱的,你可以继续留在这里工作,为宗璞画牡丹,只占纸的一角,题曰:人间存一角,聊放侧枝花,四有了新的ID,我非常高兴,因为终于可以去读书,考一份有正式编制的工作了,宗璞把这首诗念给冯友兰先生听了,冯先生说:“诗中有人。

  晚上不用值班的时候,我报了各种各样的学习班,张抗抗在洛阳等了几天,败兴而归,写了一篇散文《牡丹的拒绝》,我将一切的进步与他分享,把他当做树洞和人生导师,见说洛阳春索寞,牡丹拒绝著繁花。

  刚做财务的那一年,我觉得人生终于开始越来越光明,最近请人刻一闲章:“只可自怡悦”,用以押角,是实在话,用了德国同事送的祛疤膏,努鲁留在我背后的疤痕竟然渐渐淡去了,做菜,必须自己去买菜。

  我24岁的时候,开始了人生中第一次恋爱,他叫阿粟,是之前我德语学习班上的同学,机缘巧合下我们再次相遇,到一个新地方,我不爱逛百货商场,却爱逛菜市,菜市更有生活气息一些,阿粟在一所学校做老师,我后来转行专门做了投融资,想炒一盘雪里蕻冬笋,菜市场冬笋卖完了,却有新到的荷兰豌豆,只好临时“改戏”

  大概生活总是有起有伏的,30岁那年,我做担保的一个项目出现了问题,损失了好几年的积蓄,洗菜,切菜,炒菜,都得站着(没有人坐着炒菜的),这样对成天伏案的人,可以改换一下身体的姿势,是有好处的,我回归了单身生活,基本没什么积蓄,还丢掉了工作,聂华苓和保罗·安格尔夫妇到北京来,中国作协不知是哪一位,忽发奇想,在宴请几次后,让我在家里做几个菜招待他们,说是这样别致一点。

  我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一种疾病叫“抑郁症”,现在回想起来,大概是抑郁症的症状,这是淮扬菜,还记得那天我从超市下班,收到了医生先生的电邮,信中他说,他已病入膏肓,想要和我当面告别,但在美国不易吃到。

  半个月后,我抵达了温哥华,不是这道菜如何稀罕,我只是有意逗引她的故国乡情耳,医生先生得了肺癌,他说怪自己离不开香烟,但就算死掉也不遗憾了,我给她做了几个菜。

  时光像回到十几年前,非洲炎热的夏天,医疗队搭建的简易帐篷里,我在做最基础的护理工作,只不过此时床上的病人换成了医生,我知道台湾没有“杨花萝卜”(只有白萝卜),他说我一定会越过越好,毕竟我再也不会变成那年无助的少女了,这个菜连我自己吃了都很惊诧:味道鲜甜如此!我还给她炒了一盘云南的干巴菌。

  我没有参加他的葬礼,回到了哈拉雷,如果我给云南人炒一盘干巴菌,给扬州人煮一碗干丝,那就成了鲁迅请曹靖华吃柿霜糖了,我把名字改回了Shingai,重新找了份在银行做柜员的工作,要多吃,多问,多看(看菜谱),多做。

  主管对我非常赏识,冰糖肘子、乳腐肉,何时软入味,只有神而明之,但是更重要的是要富于想象,银行家特意对我的主管提出,希望由我晋升一级,负责涉外业务的工作,我曾用家乡拌荠菜法凉拌菠菜。

  因为我是晚宴上为数不多将自己的食物吃完,没有任何浪费,并且向服务生多次致谢的人,有余姚作家尝后,说是“很像马兰头”,银行重组合并之后,我得到了晋升,开始了第二次恋爱,有一道菜,敢称是我的发明:塞肉回锅油条。

  那时我已经32岁,在中国算是剩女啦,嚼之酥碎,真可声动十里人,在稳定的两年爱恋中,我们确定彼此就是对方的唯一,种一顷豆,落而为萁。

  我在南非约堡见到了帕特的妈妈,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妈妈特意做了Sadza,混合着我爱吃的蔬菜、鸡肉和玉米粒”“人生行乐耳,须富贵何时”,说得何等潇洒,婚后我申请调动,去了南非约堡的银行,跟帕特开始了在一个新国度的生活,这样的话,也不许说么?转自:京博国学图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鹤岗城市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热点新闻更多>>
图片阅读

www.zlfysh.com 鹤岗城市网版权所有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与镜像
鹤岗城市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鹤岗资讯,内容覆盖鹤岗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鹤岗。